辞别青城

这是一只叫做青橙的画渣文渣。

高三狗,更文看心情。

混圈杂乱。

文章图片禁转载。
拒绝bl。
主文,也发图。

画风文笔各种魔性。
主吃肖戴,莫橙。带各种友情向cp。
兵长是真爱!

【黑遍全联盟】卧槽来了。[众人出现在小朋友的启蒙读物中。]

*新人写文*
*ooc预警*
*作者有病*
*啊哈哈哈*

这个故事参照儿童故事《咕咚来了》。
脑洞上天。

  
  
  1.一天,有一只蓝河正在蓝溪阁边睡午觉。旁边一家嘉世餐馆里的顶级厨师叶修因为常常把烟灰掉进菜里面而被老板踢出了餐馆,掉在了街道上,并发出了“卧槽”的一声。蓝河被惊醒了。
  

  
  2.蓝河吓了一跳,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那人手上明晃晃的菜刀,连忙拔腿就跑。
  
  

  3.车前子看见自己家的微草药堂的对手蓝溪阁餐厅的保安怂的跟个球一样的,正想笑,只听到蓝河大喊:“卧槽来了,快跑啊。”车前子没来得及想,就被蓝河拉着一起跑了起来。
  
  

  4.夜度寒潭看到自己敌对的两人像两只傻b一样跑了起来,不禁大笑:“卧槽这两个傻子。”然后跟了上去,看到了手上拿着菜刀的叶修。
  
  “卧槽真可怕啊,这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年代还有人拿着菜刀乱逛。”于是夜度寒潭也跟着跑了起来。
  
  

  5.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各大行业的保安,大家看到了手提着菜刀还到处拐走小朋友的叶修是个很无耻可怕的生物,并都发出了“卧槽”的声音。于是,所有人都拼命的跑了起来。
  
  

  6.他们迎面碰到自家业内精英,其中,蓝雨庙里的方丈喻文州问:“你们跑什么?”
  
  “卧槽来了。”大家都说。
  
  “卧槽是什么?有这么可怕?”卖假药的王杰希不信。谁也说不出话来。
  

  
  7.大家你问我,我问你,最后问到蓝河,蓝河想了想,说:“那个‘卧槽’就在蓝溪阁面前的大街上。”
  
  

  8.喻文州觉得自己可以去会会这个“卧槽”,于是便说:“你带我们去看看吧。”蓝河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壮起胆子,领着这一群不好得罪的人来到了蓝溪阁门前的大街上。
  
  

  9.到了蓝溪阁门前,大家四处张望,远远的看到一人手持菜刀,口袋里塞满了抢来的糖果和六个核桃。嘉世新来的厨师想起他是嘉世以前的厨师,便想让他见识下自己的厉害。
  
  “看招!”孙翔大叫。
  
  “哥没时间跟你玩,哥还要白手起家。”叶修左手拉着乔一帆,右手牵着包子。然而孙翔充满了斗志,定是要和叶修一决高下。
  
  “噗!”
  
  “咳,咳咳!”猝不及防,孙翔被叶洒了一脸的烟灰,被迷住了双眼,需半年才能恢复。
  
  “瞧见没,这是哥的独门绝技,看到你后生可畏,就用了出来,荣幸吧。”叶修又吐出一口烟,拐进了一旁的兴欣饭店。
  
  “卧槽,太不要脸了,真的可怕啊。”
  
  

日常鬼畜一波。
  

【黑遍全联盟】当众人出现在各种狗血剧情中。

*新人写文*
*ooc预警*
*作者有病*
*啊哈哈哈*


------------正文-------------
  

  
  ----------垂死梗--------
  黄少天腹部中了一枪,正无力的躺在血泊中。
  “少爷,少爷!少爷你怎么了?你不要死啊!”面前那人看着倒在地上的黄少天,悲痛欲绝,“说,是谁害的你,我给你报仇!”
  “是,是,咳咳!”黄少天咳出一口血,正要渐渐闭上眼睛。
  “少爷?少爷!”那人带着哭腔喊叫。
  “别吵!我告诉你是我们的仇家×××雇佣杀手刺杀我。×××住在隔壁街25号,就在兴欣饭店对面。那杀手我也看清楚了,浓眉大眼,身高预计178,中等身材。如果你还不清楚的话我在桌子上把我自己的推理判断都写出来了。”黄少天突然瞪起眼珠子,放炮一样噼里啪啦一下子说完一串话。
  末了,还补了一句:
  “我话都没有说完我怎么能死呢?”
  
  
  

  
  
  -------生死梗------
  战场上,黄沙滚滚。
  甲:“你快走啊!”
  乙:“不,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甲:“一起走谁也走不了!”
  乙:“那你先走,我垫后!”
  甲:“不,你先走!”
     乙:“不行,这次要换我来保护你了!”
  周泽楷躲在沙坑后看着敌方的两个人,架好了机关枪,瞄准目标。
  周泽楷的枪法,那是一枪一个准。
  嘣。
  嘣。
  叫你们在那端着枪BB。
  周泽楷心想。
  人狠话不多,社会我楷哥。
  
  
  

  
  --------强弩之末梗-------
  蛮夷举兵入侵中原。
  “哈哈,包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男人发出阴[gui]森[chu]的笑声。
  “死就死吧,我不怕死!”包子视死如归。
  “哼,你以为你会死得很痛快吗?”那人立起手中的刺刀,“我要慢慢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啊哈哈哈哈哈!”
  “你,你,卑鄙!”
  “现在的你就是强弩之末,你还指望有谁会来救你呢?”那人拿起刺刀就要扎下去,突然看见面前的人拿出了手机。
  “老大老大,呼叫老大。”
  “包子?”
  “老大我被偷袭了。”
  “位置?”
  “245,523。”
  然后,一个手持战矛的男人就出现在了包子旁边。
  “嘿嘿嘿,你不知道我是穿越过来的吧。”
  
  
  

总感觉最后一个包子莫名有病。😂
  

【黑遍全联盟】[刘卢向]论什么叫做患难见真情。

*新人写文*
*ooc预警*

一直都超级萌刘小别和卢瀚文这对cp的嗷!

  
  ------------------------
    

  “夏休期黄少天前辈会干什么呢?”卢瀚文问。
  
  “这个啊,也不就是打打游戏看看电视,追几部小说什么的,比如三叔最近更新的沙海我还没有看,镇魂街的漫画屯了好多也没有看啊... ...”
  
  “噢,这样啊。”卢瀚文想了想,便又去问喻文州。
  
  “喻队夏休期会干什么呢?”
  
  “大概是看书,训练,刷微博吧。小卢在夏休期也不要忘记训练。”喻文州说。每年的夏休期长达两个月,职业选手们大多是出去度假或是在家好好宅两个月。不过两个月之久,也足够让很多有趣的事情变得无聊。
  
  “好吧... ...所以说我应该干什么呢?”卢瀚文惆怅。
  
  --------------------------
  
  “你是吃撑了没事干吧。”
  
  当卢瀚文硬是把刘小别拖到游乐场来时,刘小别这么回答卢瀚文的惆怅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新高一要补课。特别是你这种天天沉迷于游戏不爱学习的学生老师抓得最紧。”
  
  “我也就是一个人无聊,不想写作业,电脑也坏了几天了。反正来都来了,就好好玩呗。”卢瀚文怂恿。
  
  好像也是,我要是闲着又得陪我女朋友玩开心消消乐,还不准比她玩得好。刘小别想了想,便一脸严肃的同意了。
  
  然后,他们去了鬼屋。
  
  “卧槽你妹啊!”
  
  “你开始没说要来这里啊!”刘小别看着那比韩文清还僵硬的僵尸,不住的流冷汗。
  
  “我也没想来啊,但是人家妹子邀请我过来,我怎么能不来呢?”卢瀚文大声说,声音在房子里一遍遍回荡。
  
  刚开始卢瀚文看到有俩妹子走了进去,然后觉得可能不怎么吓人就也跟了进去,还成功搭讪了妹子,主动和刘小别承担起护花使者的身份(刘小别:我并没有)。但没想到俩妹子中途吓得跑了出来。
  
  一失足成千古恨,刘小别悲哀的想,我TM当初就不应该陪他出来。正想着,对面的破电视盒里爬出半截伽椰子。
  
  “啊啊啊啊刘小别前辈啊!”卢瀚文拉着刘小别就跑。前方却又来一只活蹦乱跳的僵尸。
  
  “啊啊啊啊卢瀚文你妹啊!”刘小别吓得抓住卢瀚文猛摇。
  
  “前辈啊我们出去吧!”卢瀚文提议。
  
  “不,不行,是男人就要走过去,你是男人吗?”刘小别哆嗦,但还是坚毅不拔。
  
  活该,叫你要来鬼屋,现在怕了吧,让你感受好了再出去。刘小别想。于是拉着卢瀚文向刚才那个伽椰子的地方走过去。
  
  “我,我现在还没有成年,我还是个男孩子啊啊啊啊!”从房梁上掉下来一堆夹着灰尘的玩具蜘蛛,在这种情况下也足够吓人的了。
  
  “有些事情你要自己去面对啊!”刘小别拽出躲在自己身后的一坨奇怪的不明物体,“人生很长,你要勇敢啊!”
  
  “那前辈你自己还不是在发抖!”卢瀚文用手抱住头。
  
  “我不管,你别缠我身上。”
  
  “那咱们出去不就好了?”
  
  “不,谁要你过来的,我一定要你好好感受一下!”
  
  “卧槽原来你是这样的前辈,用心险恶,迫害未成年儿童!”
  
  “你TMD都十六进十七了还儿童,儿童你妹啊!”
  
  [一旁的工作人员:
  
  僵尸:我们是不是被忽略了?
  
  伽椰子:好像是的。

  半截人头:我们要怎么办?
  
  僵尸:静观其变,伺机而动。]
  
  然后僵尸照着卢瀚文扑了过来。
  
  ------------------------------
  
  “卢瀚文你这场比赛发挥有点失常啊,那么明显的破绽都没有抓到,前面那个七十几大招你明明可以躲过去的啊。”
  
  “少天别说了,让卢瀚文自己训练吧。”
  
  卢瀚文其实本来不会漏掉的。但是他看到了韩文清那张脸就想到了那天那个僵尸。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也别问我谁是静静。
  
  卢瀚文想着,刘小别,nmb。
  
  

【黑遍全联盟】霍格沃茨的众人们②

*新人写文*
*ooc预警*

喻文州篇。

  
  黄少天满脸羡慕的看着喻文州手里边拿着的霍格沃茨录取通知书。
  
  “我还要再等一年啊,不如我替你去吧,你看你奶奶这么爱你也不一定舍得让你去... ...”黄少天突然被打断了。
  
  “无声无息!”喻文州突然对着黄少天大声喊。
  
  “你在干嘛?”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举着一根小木棍中二的姿势。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喻文州又试了一个咒语,不过这回成功了,黄少天的帽子飞到了树上的鸟窝里。
  
  “你怎么会的?你还没有上学呢。”
  
  “这个。”喻文州拿出来一本《魔咒大全》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
  
  “诶?把你魔杖借我试试?看我技术高超......”黄少天抢过喻文州的魔杖,却觉得异常的不顺手。
  
  “你这魔杖不好用啊,你看,它--”黄少天看到了个咒语着正要念出来,魔杖却从手里边飞了出来。
  
  “你不能用我的魔杖,是魔杖选择巫师,你明年也会有一根自己的魔杖的。”
  
  ----------------------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坐上霍格沃茨特快,在在站台上拼命跟他挥手。
  
  “记得给我带巧克力蛙,比比趣味豆,还有霍格莫德村里的蜂蜜酒--”
  
  “一年级生不能去霍格莫德--”
  
  列车渐渐开动了,两人的话淹没在风中。喻文州把头从窗户收回来,他坐在一个小角落里,车厢的门突然被拉开了。
  
  “呃,对不起,到处都是人,我们可不可以--”怀里抱着一只灰色的猫的女孩说话了。喻文州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三个人,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喻文州。”
  
  “喻文州啊,是一年级新生么?”红发男孩嘀咕,“你好,我是苏沐秋,斯莱特林。这是我妹妹苏沐橙,也是新生。”
  
  “叶修,斯莱特林。”从进门开始就看书的黑发男孩终于抬起头,合上书。
  
  “你想去哪个学院?”苏沐橙问喻文州。
  
  “呃,我还不知道,都行吧。”
  
  “那估计就是赫奇帕奇了。”叶修接话。其实,喻文州是有点想去格兰芬多的,因为校史上说最伟大的校长邓布利多就是从那里毕业的。
  
  “我想去赫奇帕奇,”苏沐橙拖着下巴,看着窗外飘过的蒸汽和森林,“陈果也在那里呢。”
  
  “嗯,别来斯莱特林就最好了,这都是一群心脏的家伙,我是出淤泥而不染啊。”叶修诚恳的说。
  
  “切,好像你的心才是最脏的吧?”
  
  卖零食的女人推着小推车走了进来。喻文州想起来黄少天要的巧克力蛙和比比多味豆,连忙买了一大堆吃的。
  
  “你很饿吗?,我这里有三明治你要不要?”苏沐橙打开背包。
  
  “不了,谢谢。我这是帮一个朋友带的。”喻文州回答。
  
  -----------------------
  
  火车到站了,烟囱上喷出一大团水汽。喻文州已经换好了袍子,跟着人群缓缓走过泥泞的小路,坐船,喻文州还伸出手碰了碰黑湖里的水。
  
  “一年级新生,跟我来!”一个大个子男人带着他们来到城堡面前,新生们排好队,等着分院帽旁那个威严的女人念自己的名字。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分院的方法还是一点也没变。”
  
  喻文州听到旁边的乳白色的物体谈论着。他现在很紧张,尽管知道只是上去戴一戴帽子,但还是很紧张。他听到那个在车上的女孩被分到了赫奇帕奇,一个拿着水晶球的奇怪男孩去了斯莱特林,他坐在苏沐秋的旁边,而苏沐秋正笑着拍他的肩膀。
  
  “喻文州。”
  
  喻文州的心像是漏跳了一拍,然后他还是慢慢走了上去,等副校长把帽子扣在他头上,然后--
  
  “有野心,也很聪明,噢,沉稳?不错,那么,就是--”
  
  “赫奇帕奇。”分院帽大声念出来。喻文州看到苏沐橙远远的向他挥了挥手,他一路小跑到赫奇帕奇的桌子上,坐在了苏沐橙旁边。
  
  “嘿,真巧。”苏沐橙说。
  
  “嗯。”喻文州没有说话。他不想多说什么,现在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开心。
  
  


  嗯。渣。
  似乎有点微喻黄。

【黑遍全联盟】账号卡的各种心累。②

*新人写文*
*ooc预警*

  
  
  一枪穿云
  周泽楷真的不怎么说话,不是不爱说话,其实是话废。一说话就冷场,干脆就不说。
  周泽楷不说话所以我也不经常发言,然而区别是:周泽楷不说话是因为高冷,我不说话吴霜月钩跟一叶之秋天天说我是个哑巴。对,是一叶之秋最先叫起来的。
  我忍不住掏出了手里的抢,对着对面君莫笑那张长的跟一叶之秋神似的脸就是一通暴击。
  
  
  
  

  
  索克萨尔
  嘿嘿,魏琛么。
  客观来说,我觉得猥琐流这一境界里边没有人能再超越他了。一边说着“支援,撑不住了!”一边一个死亡之手伸出去的感觉真是很爽啊。
  但是后来我换了个操纵者。喻文州的手速慢了点,但是反应非常精准,几乎完全可以弥补他手速上的缺点。这个人的打法看起来十分正经,其实也是有空子就钻,针眼大小的也能钻过去。
  只不过钻的姿势昂首挺胸,正气荡然,丝毫不让人看出来他其实也是在干一些猥琐的事情。
  
  
  

  
  
  王不留行
  首先我要吐槽一下我的名字。
  方士谦mmp。你好好的一大老爷们用什么中草药当名字,还是治痛经的。你是不是纯的我不管,反正我是纯爷们,我不会治痛经。
  一叶之秋你TMD别笑,你名字还错了个字呢,还有索克萨尔你小心点我知道你在我背后放冷箭。
  王杰希也一样,你自己大小眼就算了,你凭什么给我也戴眼罩?我跟你讲一个眼罩是阻止不了我散发我的魅力的。
  
  
 
-------
私设众多。
  

感觉一叶之秋完全继承了叶修的嘲讽技能。

【黑遍全联盟】账号卡的各种心累。①

*新人写文*
*ooc预警*

  
  一叶之秋
  我的第一个主人还行吧,就是天天不让我歇息,每天拉着我刷副本刷boss。然后烟瘾特别大,好几次把烟灰弹到键盘上了。
  什么?你说账号卡不用休息?账号卡也是卡,怎么能不休息呢?
  至于我的第二个主人。
  唉,就是二。
  每天早上起来先对着镜子秀肌肉,然后拼命往自己头上抹发胶。
  虽然这么说自己的主人不太好,但是我还是要说,他照镜子时真的是跟个sb一样。
  
  
  
  
  
  海无量
  赵杨嘛,很不错了。挺正经一个人,每天做事也是规规矩矩的。
  但是。
  但是,到了方锐(你大爷)手里,我曾经英俊高冷的形象就毁了。
  我曾经是多正义勇敢的账号卡,然后方锐天天让我在地上打滚,刨坑,翻墙,对别人背地里放阴招。
  好吧我承认放阴招的确是挺爽的。但是你也要让我帅一点啊,不要像个盗贼一样,搞得现在一叶之秋见我一次笑我一次,真是TMD尴尬。
  
  
  
  
  
  
  夜雨声烦
  君莫笑和王不留行每次看到我都要叫我鸭子。
  咕咕嘎咕咕嘎咕咕嘎咕咕嘎咕咕嘎咕咕嘎。
  你妹。
  这能怪我吗?是我要说那么多话的吗?是我要发那么多文字泡的吗?
  真是不可理喻。为什么黄少天会有这么多话呢?早上起来他能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中午吃饭时祸害队员。晚上打完游戏睡觉之前还要对我做祷告[叶修你妹你妹你妹!]。
  心累,不想说话。
  
  
  

【黑遍全联盟】霍格沃茨的众人们。[斯莱特林篇①]

*新人写文*
*ooc预警*
*私设众多*

-------------------

  
  
  又是一年开学季。学生们先是紧张兮兮地分了院,随后又吵吵闹闹地吃完了晚饭。
  
  “嘿,你叫什么名字啊?”方锐问他旁边兜帽盖过眼睛的男孩子。
  
  “我叫江波涛。”男孩擤了一把鼻涕,吱吱呼呼地回答。
  
  “看,是一年级的小鬼头,”方锐听到他旁边有一个男生说,“说实话,这届的新生感觉真不怎么样。”
  
  “那个金发女孩看起来还不错。”
  
  “切,比起我妹妹来可就差远了。”
  
  “是是是,你妹妹最好看,苏沐秋的妹妹全天下第一。”
  
  方锐撇撇嘴,他就觉得那金发女孩很漂亮。他正想跟旁边的叫江波涛的男孩讨论时,级长发话了。
  
  “一年级新生们跟我来。”前面有一个一脸胡子拉碴的男孩大声说。一旁有一个胖乎乎的红头发女孩正扶起来一个摔倒的男孩。
  
  “才开学第一天,不许打架。”
  
  斯莱特林新生们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处湿漉漉的石墙后面。
  
  “口令?”
  
  “挂坠盒。”
  
         -------------------------
    
  方锐觉得他们的级长魏琛真是一个神奇的生物。
  
  翘课是经常的事,还时不时就打架。天天对同学恶作剧。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当上了级长。
  
  大概是因为他... ...有正义感?方锐想着,但是当看到他在打魁地奇时悄悄对拉文克劳的级长张新杰施咒时,他就迅速打消了这念头。
  
  真是,比我还猥琐啊。方锐想。
  
  “那个一年级的,干什么呢,过来去上课了。”魏琛突然大吼一声,吓得方锐差点跳起来骂娘。
  
  “切,不就是个级长吗?”上完黑魔法防御术课,方锐恨恨的对他旁边的江波涛控诉着魏琛的种种行径。
  
  “节哀顺变。”江波涛安慰。方锐没有从江波涛这里得到共鸣,就去找隔壁赫奇帕奇的林敬言吐苦水。
  
  “咦?你们在说的是魏琛那老家伙吗?嘿嘿嘿嘿。”方锐瞧见一个戴着红格子围巾的男孩从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走过来。“我跟你说啊,其实以前斯莱特林的级长还不是魏琛,上一年是叶修。”
  
  “真的啊?”方锐好奇,那男孩一脸[你问我啊问我啊问我我就告诉你内情]。方锐很自然的就追问了下去。
  
  “为什么要换成魏琛啊?”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因为叶修天天对违反纪律的学生不管不顾,你们院长觉得他不负责,就换了呗。不过还真别说,换了级长以后,斯莱特林的风气就变得跟级长一样猥琐了。像打魁地奇就从没输过。”
  
  呵呵,能不赢吗?方锐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边可是着实见着了魏琛教队员们耍各种小手段。
  
  不过赢球,怎么说方锐也是喜闻乐见的。知道了内情,方锐便添油加醋的在新生中传播小道消息。
  
  “诶诶,你知道吗?是魏琛级长把叶修给挤下来的。”
  
  “不不,明明是叶修主动让过去的。”
  
  “好像是叶修抢了魏琛的女朋友,然后魏琛一气之下就抢走了级长的位置。”
  
  ... ...
  
  魏琛表示心很累。
  
  是哪个小兔崽子在传播谣言,老子要把你抓出来用倒挂金钟狠狠整个一百次。
  
  然后他发现是方小兔崽子传播的谣言。魏琛找了个机会在角落里边堵住了方锐。
  
  “你,你干嘛?”方锐惊恐的看着这个一脸胡子拉碴的男生硬生生的壁咚了自己。
  
  “谁tm给你的胆子传我的谣言?”
  
  “黄,呃,不不,”方锐觉得这么出卖别人是不是不太好,毕竟魏琛不认识他。
  
  “就是格兰芬多叫黄少天的一小子。”方锐提供了原原本本的信息,准备溜之大吉。
  
  “哼,你走吧,我找他算账去。”魏琛摆摆手,正当方锐转个身,后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倒挂金钟!”
  
  好巧不巧,方锐被吓得踉跄了一下。金光越过他直奔着前边的男孩闪了过去,那人猝不及防,整个人被倒吊了起来。一只水晶球从他袍子里滚出来,摔到地上。男孩掏出魔杖,把自己放了下来,然后看着方锐。
  
  “不,不是我。”方锐看向身后,魏琛早溜了。
  
  “我知道不是你。”男孩说。
  
  “是魏琛。”旁边一金发男孩说。方锐觉得他很眼熟,突然想起来他是开学第一天说他妹妹好看的男生。
  
  “要不你给他做一个恐怖的预言?”那男孩又嘻嘻哈哈的说。
  
  “不了,我相信他在明天吃早饭时会有报应的。”
  
  “嘿,一年级的,你叫什么啊?”
  
  “方锐。”方锐没好气的说。他感觉这么被叫一年级的很不爽。
  
  “你好,我是王杰希。”那个捡起水晶球的男生很有礼貌的说。
  
  “我是苏沐秋。”

------------------------

虽然感觉这个梗好像有很多人已经写过了,但还是好想试一试嗷。

【黑遍全联盟】众人上课时都在干些什么。②

*ooc预警*
*新人写文*

嗷。
  
  
  张佳乐
  睡觉。
  睡觉。
  吃零食。
  打游戏。
  (我的生活丰富多彩,欧耶!)
  
  
  

  唐昊
  照镜子。
  整衣领,正发型。
  微笑,好就是这个弧度,真帅。
  (哪个女生在玩镜子?站起来!)
  
  
  

  肖时钦
  做数独。
  做趣味数学。
  上物理课还会听讲。
  语文却从来没有上过40分。
  
  

  
  卢瀚文/刘小别
  猜拳,输的人要挨打。
  卢:我c你居然打我这么重!
  刘:那也是因为你刚刚打我打得也很重!
  卢:我明明打得很轻的!
  刘:轻你妹,老子手都红了。
  老师:你们两个都给我出去!
  
  
  

  楚云秀
  看言情小说。
  看到感人的地方还会忍不住哭。
  这位同学你怎么了?
  老师,你的课把我给感动哭了。
  
  

  
  周泽楷
  发呆。
  今天中午吃什么,等下要不要逃课打游戏,我的食堂饭卡去哪了。
  《我的食堂饭卡的奇妙之旅》
  周泽楷著。
  

  
  
  韩文清
  带俩杠铃来,上课偷偷练臂力。
  有一次一不小心掉地上了。
  咚!
  (什么,地震了?)
  (老师你冷静!)
  
  

    
  魏琛
  偷偷打量着班上的妹子们。
  咦这个不错。
  喔喔这个是D!
  (噫。)
  
  
  

  王杰希
  看杂志。
  兴高采烈地讨论着这赛季NBA上的詹姆斯。
  偶尔一个人偷偷研究一些星座之类的东西。
  
  
 私设众多。
 

【黑遍全联盟】众人上课时都在干些什么。①

*ooc预警*
*新人写文*

感觉都是我同桌和我上课干的事。
  
  
  叶修
  偷偷在桌子底下玩贪吃蛇,发誓要把蛇占满整个手机屏幕(诺基亚)。
  
  

  苏沐橙
  在课本上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杜甫)。
  
  

  黄少天
  偷偷嚼方便面,还是昨天吃剩的。
  
  

  郑轩
  跟徐景熙用格子本下五子棋。
  (哈哈哈我又赢了!)
  (郑轩,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方锐
  画秃瓢的生物老师。
  同桌:真丑。
  方锐:哼,我故意画这么丑的(其实是不会)。
  
  

  张新杰
  调手表。
  (不行,这表跟学校时间还是隔了13秒。)
  
  

  孙翔
  (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我是zero.)
  (吾乃镇魂街镇魂将孙(二)翔是也!)
  孙翔日常中二。
  
  

  喻文州
  转笔。
  左手转,右手转,同时转。
  这是一个能把笔转出花来的男人。
  (好吧只是闲得无聊)
  
  
  
  唐柔
  今天下午有音乐剧。
  但是我也想去看电影。
  纠结。
  丢硬币决定吧。
  于是唐柔很愉快的玩了一节课的硬币。

【黑遍全联盟】当众人穿越到刺客信条并被迫来一个信仰之跃是个什么感觉。③

*ooc预警*
*新人写文*

接上篇。

  
  
  周泽楷
  周泽楷不说话。
  周泽楷更加沉默寡言。
  周泽楷眼睛一闭,向后倒去。
  --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平地摔?!
  你妹,周泽楷在心里说,还没到地方你就让我跳。周泽楷揉了揉后脑勺和撅了的呆毛。
  
  
  
  
  
  韩文清
  不
  我不怂。
  霸图的汉子从来不怂。
  韩文清握紧了拳头,额头上滑下豆大的汗珠。眼睛一闭就跳了下去。
  (你不怂那你腿别抖啊)
  
  
  
  
  
  
  方锐
  我滴妈。
  不行我好怕。
  不行这电脑能死机吗?
  我要送个病毒过去。
  (哔------失败。🙄)
  😇
  
  
  
  
  
  
  李轩
  不怕。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是什么鬼)
  我就当是
  为国捐躯好了。
  英勇献身。
  啊,母亲!
  
  
 
  
  
  
  唐昊
  人固有一死。
  死就要死得帅一点。(明明知道自己不会死)
  唐昊在风中理了理衣襟,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然后跳了下去。
  (你个zz信仰之跃是背对着悬崖倒下去的。这样会... ...)
  哎呦痛痛痛!